其次,中国现在签署“新广场协议”,从道理上讲不通。

郑理出任中民金融执行总裁时,时任中民金融董事长陈国钢卸任,陈国钢随后亦退出中民投。上周王东芝卸任董事会主席仅保留非执行董事,意味着中民投代表已全面交出中民金融的实际权力。